中文版    English
欢迎光临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山西亲子鉴定,是专业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 提供一站式专业亲子鉴定解决方案 咨询电话:0351-7332221 在线客服Ⅰ1239616155 客服Ⅱ 1152124531
亲子鉴定
兄弟、祖孙
DNA个体识别
基因身份证
基因诊断
DNA测序
特殊检体鉴定
司法鉴定

广州亲子鉴定高知分子多

    亲子鉴定技术的背后隐藏的是深刻的社会问题。

  为了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避免让“不该出世的孩子”出世,连胎儿也得做亲子鉴定“验明正身”。据全国第一家获批做胚胎期亲子鉴定资格的广州妇研所有关人士介绍,来此做胚胎期亲子鉴定的多数是高级知识分子,有的是已婚的女硕士生瞒着丈夫拉情人来做鉴定,更有的是大学教授来确定孩子是不是婚外情的结果。
   在所有鉴定者中,25~30岁之间的已婚女性占了九成。一旦确定孩子不是“自己希望的那个人的”,很多“母亲”会编出各种理由将孩子做掉。胚胎期亲子鉴定,究竟是保障人们知情权的一种进步,抑或违背伦理成了“小生命”的间接杀手?它所引发的各种争议又反映了怎样的社会现实呢?

  记者调查 高级知识分子占多数

  据孙主任介绍,广州市妇研所是全国第一家获得产前诊断亲子鉴定的研究所。自今年6月份正式挂牌以来,每周接诊的胚胎亲子鉴定至少都在6例以上,最多时一天可接诊3个家系的鉴定者。来鉴定的多数为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当中有大学教授、博士生、硕士生和公司高级白领,25~30岁之间的已婚女性占到了总数的九成之多。

  非婚孕者编理由堕胎

  “其实,鉴定者的目的就是考虑胎儿去留。”广州市妇研所的黎副主任医师说,鉴定者在发现不是婚孕时,常常央求医生顺便帮她们做引产手术。由于医院严格规定必须有夫妻双方的签名才能引产,所以鉴定者一般都到不知情的医院“自行解决”。为了瞒过医生,她们常编出“不慎照了X光”或是“吃了妊娠禁忌的药物”等理由,有的则随便找人冒名顶替她丈夫把孩子做掉。

  更有甚者打胎当儿戏

  一位医生还跟记者讲起年初遇到的一起个案。一天,一名二十来岁的孕妇连门都没敲,径直走进办公室说:“这里可以做亲子鉴定吗﹖我想为肚子里的孩子做鉴定。”
   当医生问及做鉴定的目的时,这名孕妇指着身后跟着的一个青年男子,显得若无其事地说:“我不晓得这孩子是不是他的”,是他的我就生下来,不是的话就做掉。”
   据了解,她在几个月前同时跟几个男性有亲密关系,但她“最喜欢的是这个人”,并打算跟他结婚,所以来做亲子鉴定。
   “当时这位年轻孕妇讲话的口气,简直就不把亲子鉴定和引产当一回事。”这位医生说。  
   “如果惟一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多可怕呀”
   “避免不该出世的孩子降生,免了各方的麻烦。”
   张先生是广州市某校高中老师,有个9岁的可爱儿子。他说:“个人委托亲子鉴定逐步走向市场,总有它的合理性和社会需要性存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婚外性行为并不是鲜见的事。再加上计划生育要求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这惟一的独‘苗’都不是自己的了,多可怕啊。如果有什么确凿证据让我对妻子、儿子产生怀疑的话,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去鉴定机关确认一下。”

     某公司负责广州营销的李先生感叹地说,很多人“性”与“爱”是分离的,由此出现一些“凑合式家庭”。这种家庭是在道德和责任的光辉下维系着,夫妻间却不存在真正的“爱情”,出现婚外情和婚外孕的现象不奇怪。产前亲子鉴定的出现,给这些人解决了难题,避免那些不该出世的孩子出世,免除各方的麻烦。



 

版权所有:Copyright@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山西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平阳路水龙盛大厦七楼715甲
电话咨询:0351-7332221 QQ咨询:1239616155 1152124531 E-Mail:gy-cui@tom.com
晋ICP备09000087
我要啦免费统计